• 白雪青帝名川白雪青帝名川章节


    随着死亡倒计时越来越近,我也渐渐虚弱。


    拂柳精心熬了粥给我,我却只喝了一口便什么也吃不下了。


    本以为我会安静地在这摘星殿度过我最后的时日,没曾想夜幕降临,帝名川又来了。


    他兴致颇好地要陪我一起用膳。


    “雪青,我们是不是很久没一起吃饭了?今天吃你最爱的火锅。”


    他总是这样,第一天将我伤到遍体鳞伤,第二天便像jsg是忘了这一切。


    又或许,他根本没将这一切放在心上。


    我默不作声看着帝名川吩咐人燃起铜炉,又摆了满桌的菜。


    这还是我教他的吃法。


    可惜古代没有辣椒,以往也只能煮个清汤意思一下。


    看着那冒起袅袅烟雾的锅子,我忽然无比想念起家乡的麻辣火锅。


    我死后,是回到原来的世界还是直接彻底消失?


    十二年了,已经……回不去了吧?


    我像一个飘忽的,孤苦伶仃的游魂。


    只有来处,再无归途。


    一想到此,我的心就像被沸腾的滚水浇注,疼得几乎窒息。


    帝名川夹了一箸肉到我碗中,带着笑意催促:“吃啊!”


    本就没什么胃口,加上他在旁边,食不知味地吃了两口,我却毫无征兆地干呕起来。


    帝名川见状,亲手倒了杯茶水喂到我嘴边。


    一口热茶下去,我却吐得越发厉害。


    帝名川立即冷声道:“传太医!”


    我浑身一颤,虚弱地抬眸与他对视,却撞进一片幽深眼底。


    这么多年下来,终究还是有了一些无用的默契。


    我压下眼睛的涩意,嘲讽一笑:“你放心,药从未断过。”


    夏月清不愿侍寝,帝名川便不勉强她。


    可帝名川是个正常的男人,总会有需求。


    我便在无数个屈辱的夜里,成为一个让他发泄的替身。


    发泄过后,他衣冠楚楚地离开,我却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便要灌下宫女端来的避子汤。


    我也曾不甘心过,满心凄怆撕心裂肺地质问他为什么。


    帝名川却只平静地看着我,淡淡道:“妖孽生出来的孩子,谁知道是不是另一个妖孽呢?”


    只一句话,便让我痛彻心扉,所有的希冀被不留余地碾碎。


    再到后来,不用任何人催促我便自觉将那药喝下。


    帝名川看着我赞道:“真乖!”


    我轻哂一声。


    “母亲是个异类,父亲是个疯子。这样的孩子生下来了,又有什么好下场。”


    帝名川本已缓和脸色倏然沉下。


    “疯子?”他一把将我拉到怀里,钳住我的下巴,看进我眼底。


    半响,他笑了:“你说的倒也没错,我早就疯了。”


    我偏过头不想看他。


    不妨脖颈被人一口咬住,锋利的齿尖穿透肌肤,疼得钻心。


    我下意识抬手挥过去,却被帝名川一把抓住。


    他冷彻的眼睛看着我,手一用力,衣帛破裂的声音传来。


    ……


    �死亡倒计时——3天20小时18分23秒。】


    未央宫来人说,夏月清想见我。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去了。


    夏月清脸色已经好了许多,看见我,她冰冷如皎月的脸上漾出一抹微笑。


    “之前是我太狭隘怨及旁人,多谢姐姐不计前嫌救我。”


    这纯然模样与那日眼神阴鸷,恨意滔天的她全然不同。


    女主果然是女主,无论如何,到底本性善良。


    对于夏月清和顾白,我一直心有愧疚。


    我忍不住问道:“那日,到底是何情况?”


    “那日,我回来……”


    夏月清刚开口,又剧烈咳嗽起来。


    我心中一惊,上前几步想查看她情况。


    靠近的瞬间,她却眼眸一戾一把夺过我头上的簪子往自己的小腹刺去。


    我看着那月白的衣袍瞬间被血染红,一时呆住。


    她压低声音,笑容诡异:“白雪青,只有你死了,帝名川才会死。”


    我震惊无比:“上次的毒,是你自己下的?”


    夏月清不答,猛地拔出簪子紧紧握住我的手,扬声凄厉道:“姐姐,我知晓你恨我,可我并不想跟你争这皇后之位……”


    门被猛然推开,帝名川站在那光影处,脸颊半明半暗。


    便是隔着这远远距离,我亦能感受到他身上滔天杀意汹涌而来。



    <script>var isvip=0;</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