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幻:投资返还,我打造巅峰家族!陆尘陆熏儿章节

    第12章

    灵剑峰,陆家闭关室。

    陆天胡感受着自身变化,一头青色公牛在那金光浇铸之下逐渐变得光芒灿灿。

    此为万兽谱上五百名开外的清幽水牛,比之陆尘原本的金纹爆裂熊都相去甚远。

    依托这种级别兽魂凝结而出的法相金身,只能说是垫底一般的存在。

    日后的天赋境界基本上也就锁死在了法相境初期,想要进阶到法相境中期都是难上加难。

    饶是如此,陆天胡已经是喜出望外了,按照他的凡骨天赋,有生之年能够突破至法相境简直是不敢想象的。

    就在他准备下一步凝练法相金身的时候,闭关室的大门却是被轰然打开。

    陆天胡眉头紧皱,陆家闭关室众多,纵然自己已经失去了族长之位,但在陆家也是地位高崇的存在。

    怎么有人胆敢来搅扰自己闭关?

    就在陆天胡看清来人之后,心中的一切疑窦烟消云散。

    “族长!”

    陆天胡连忙起身,陆尘却是摆了摆手。

    “运转修为!凝结金身!”

    陆天胡闻言当即照做,双腿盘膝将自己那排名五百开外的清幽水牛兽魄祭出,开始缔结法相金身。

    【投资内容检测中!

    被投资者选定人为家族成员陆天胡,黄阶投资对象!

    急需法相金身一座!黄阶投资对象只能实现等额返还!】

    系统的提示音响彻而起,陆尘微微挑眉,虽说只能等额返还,但却是可以直接返还修为!

    荒古圣体之下可分化出九九八十一道灵体可以让给族人修行,名为大日不灭身,虽说比之荒古圣体远远不如。

    但起码也能够相当于九十九等法相金身之中前五十座法身,比之陆天胡自身凝练的法相金身要强悍太多。

    按照陆尘现在对荒古圣体的掌控程度,起码可以分化出三道大日不灭身。

    至于吞天蟒神体之中也能够分化出一十八道道法相金身,名唤玄灵蛇体,比之大日不灭身来亦是不遑多让。

    但修炼门槛却是有些狭窄,往往更适合女子修持,或者该神魄境修士本身兽魄就属于灵蛇一类,如此才能修行。

    而那大日不灭身就没有那么多要求了。

    陆尘毫不犹豫,直接将大日不灭身祭出,投资给了陆天胡。

    后者当即感受到了一阵阵的灼热气息席卷而来,大日真焰笼罩着清幽水牛,一头青色的牛形兽魄却是逐渐转化为一轮大日。

    感受着这般变动,陆天胡额上冷汗涔涔而落。

    “天胡,好生炼化这大日不灭身,好歹是担当过陆家族长的人,又岂能一生止步法相境?”

    听得陆尘的声音,陆天胡心中倍感安然,至于族长从哪里弄来的这般天大机缘,只要陆天胡不傻他就不会去过多询问。

    实际上,陆天胡非但不傻,而且颇为精明,不然也不可能担任陆家族长那么多年。

    至于先前想着委曲求全,也不过是没有站在上帝视角,一时糊涂的无奈之举罢了。

    数个时辰过去,东方天穹之上已经升腾起了一抹鱼肚白,陆天胡的法相金身这才算是凝练成功。

    只见他款款的站起身来,眸中金光璀璨,似有大日真火隐现期间,原本已经花白双鬓重现乌黑之色。

    整个人的气质亦是从老迈沧桑而变得意气风发了起来,看上去似是年轻了二十岁一般。

    “族长!”

    陆天胡眼见陆尘竟是亲自为其护法一夜,当即感激涕零,躬身见礼。

    “好生稳固自身境界,三日后不论慕容家来人与否,这一场恩怨也都得做个了结了!”

    “是族长,老朽也要找上慕容家,好好地出一口恶气!”

    陆尘飞转而去,系统的提示音再度响彻而起。

    【叮,宿主投资大日不灭身成功,返还陆天胡炼化大日不灭身后的境界与修为!】

    随着系统提示音的消散,陆天胡此番炼化大日不灭身之后的提升和感悟悉数复制到了陆尘的身上。

    加上其原来突破法相境的修为返还,恰好让陆尘的境界再进一层,竟是突破到了法相境五重的地步。

    另外在荒古圣体的领悟上,也有了少许进境。

    陆尘轻笑不已,短短数日之间,一口气突破到了法相境五重,自己应该是有史以来突破最快的法相境修士了。

    按照原本的修炼天赋来看,起码也得耗费一甲子的光阴方能有此进展。

    ......

    古帝城,灵剑峰三百里外,慕容家。

    一个面容阴鸷的老者端坐在中间的宝座之上,此人便是慕容家老祖慕容远山了。

    其下首方的华袍中年却是只坐了半个**,神色肃穆,紧张不已。

    这便是慕容家的族长慕容云海了,慕容老祖出关之后,关于家族的决策这位族长的话语权就变得微乎其微了。

    “慕容族长,莫阳命牌已碎,看来是已经葬身于陆家了,接下来我们便可以前往陆家问罪了!”

    张口之人坐在了慕容老祖的另一下首位,是为金乌学宫的柳师,眼见慕容远山闭目假寐,他当即冲着慕容云海进言道。

    慕容云海眉头微皱,双眸不停的瞥向慕容远山,却是迟迟没有接话。

    “哼!”

    慕容远山却是冷哼一声,淡漠的睁开双眼,冷冷的凝视着慕容云海。

    “云海,你乃一族之长,如此行事温吞,日后如何掌控大局?”

    慕容远山一张口,慕容云海当即一个激灵站起身来。

    “老祖,那莫师虽是殉难而死,可烈儿和竟择也下落不明,恐怕,恐怕......”

    话说一半,慕容云海如鲠在喉,眸中垂泪,已经是不敢再想下去。

    慕容远山冷蔑的扫了他一眼,淡淡开口道。

    “为了家族利益,难免会有所牺牲,你身为族长难道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吗?

    更何况有司马兄赏赐的百里符,他们不会出事的,耐心等候便是!

    最迟明日,不论烈儿竟择回来与否,本老祖都会降临灵剑峰!

    彼时,大开杀戒既是!”

    慕容远山说罢,眸中寒芒凛冽,仿佛灭掉陆家这样一个古帝城的百年家族,只如一件探囊取物的小事一般。

    “老祖英明!”

    “老祖英明!”

    “征讨灵剑峰!”

    “覆灭陆家!”

    听得明日就能屠灭陆家,慕容家族的一众长老高层振臂高呼,眸中闪烁着无尽的贪婪欲妄。

    ......